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安徽文学网

搜索
热搜: 初醒
241
查看
0
回复

麦 黄 杏

[复制链接]

楼主: 谁是英雄       显示全部楼层   阅读模式

发表于 2020-5-20 14:52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今个早上,我见到麦黄杏了。今年的第一次。

他们躺在一个老奶奶的小篮子里,篮子是紫色细藤,底部垫了些草,软软的,好象生怕路途小小的颠簸碰坏了杏子;杏子数量不多,却个个硕大丰满,像一枚枚草鸡蛋,来自乡间,静静的,紧紧的,挨着。只是他们有自己的颜色,不是金黄的金,也不是金黄的黄,他们的黄,是麦黄杏的黄。

北环城路边上,有一个不起眼的院落。每年夏天,锈迹斑斑的铁栅栏上,会爬上一枝牵牛,开着紫色的喇叭状的花。我经常路过,每次路过,都会想到庞德那首诗《在地铁站》,短短两行:
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一般显现;

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

我喜欢杜运燮的译法,庞德在那个地铁站看到的是美丽的面孔,我看到的是铁栅栏上真实的湿漉漉的花朵,他们是那样的美丽!

现在是小满时节。牵牛还没有爬上铁栅栏,不知道他今年会如约出现吗?他的命运有太多的未知。以前铁栅栏上就爬满了大丛大丛金银花,枝枝蔓蔓,家丁繁盛,不料什么原因,现在连根也被拔起,了无痕迹!

我是来看杏子的,旁边的枇杷和榴花也没有留住我的目光。阳光明媚的院子里,只有杏树最惹眼,在这个时节。


这棵杏树位于小院的中心位置,得风得雨得阳光,占尽天时地利,所以杏子长势非常之好。春寒料峭,他就开出满树的花,都言桃花美,我说杏花奇艳。宋代诗人杨万里曾咏:道白非真白,言红不若红;请君红白外,别眼看天工。"果真,花繁姿娇,又红又白,胭脂万点,占尽春风。然后从花到叶,从杏妞儿到青涩,遗憾的是,我从来没有遇见过小院的主人,我想,他一定是最幸福的,没事偷着乐的那种人。
此刻,阳光正好,风儿荡漾,透过婆娑的叶子,那一闪而过的,是杏子,藏在密密的叶子里。这棵树不是很高大,但杏子却是个个天庭饱满地阁方圆,个大而有型,每一枚都迥异。难道世界上没有两枚相同的杏子?


记忆里的杏树是高大的,我的老家就有一棵。

这棵树站在老家院子外的东坡墙上,树很高大,年幼的我隐约看见叶子和杏在枝头晃动。无数次我在树下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,结果都以失败告终,我从来没有成功爬上去,也可能是我攀爬能力不行。树也粗,我几乎不能环抱。

那时候,日子还叫日子吗,粮食是挂在嘴边的主题。从开花之后,我就盼着杏儿早日成熟。可最后我吃到嘴里的拿在手里的还是很少的几颗,奶奶说:“桃养人,杏害人!”小孩子不能多吃。父亲还希望杏子能给一大家人增加可观的经济收入,以换取粮食,以果腹。所以,经常在一夜之间,一树的杏子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留下被蹂躏过的叶子,风动,阳光从残败的叶子间掉下来,也是金黄金黄的,只是不能落地为杏,晃眼一下,就随风而去了... ...
不好的是,村子里贪吃的猴儿经常慕名而来,无人看守的白天,或者黑暗的夜晚,他们都能准确找到大杏树!他们神通广大,上树摘杏,如探囊取物。也有不得者,就取砖头瓦块,使出吃奶的力气,砸向树冠,有杏子随即劈啪落地,也有叶子簌簌而下,更多的情况是砖头瓦块落在我家院子里,有一次还砸伤了串门的邻居。

爷爷不想杏树惹事,也不想得罪人,就偷偷砍了!我觉得爷爷心真狠!


我是很喜欢吃杏的!似乎从来没有满足过。我吃杏,还不喜欢吃软的,成熟的,我尤其喜欢吃硬硬的,甚至带着点青涩味道的。哪管麦黄杏,有点硬,三天以后吃忘姓!以前,一个晚上可以吃20个,胃不酸,牙不倒。

现在不行了,昨天晚上就吃了不到10个,就出现情况了,满嘴没牙的感觉!也许会有那么一天,只能摸摸,只能看看,咬不动了,徒有口水淅沥的份,那就悲惨了!真不希望这一天到来!
杏子应该是有很多品类的,我最喜欢的,我最熟悉的,还是麦黄杏!好吃,好看,还有家乡的味道!麦黄杏,麦黄杏,麦子黄,杏就黄!
现在杏子黄了,家乡田野的麦子,不知道熟了吗?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,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!
 立即注册
找回密码

QQ|关于我们|隐私条款|免责声明|友情合作|Archiver|手机浏览|小黑屋|

安徽文学网 ( 皖ICP备15010679号-4 )Powered by MaiTian X3.2 © 2005-2022    

返回顶部